一目连

傍晚的天
竹影
清晨的车厢里

        淡淡腥咸的海风,吹拂着颗被大海撩拨已久的心,揉踏着细软白沙,心又向着更蓝更湛的大海与海滨小码头。

分享一组自己截的情头(其实是污污的包子君啦!😆)

家乡味玉米糊

   那一次进超市,我买了一整包的南方玉米糊。接近夏至的天气十分燥热,蛐蛐声在这个时候鸣起总能让人感到夏意,可我却不由自主地买下热糊食品,原来远方的回忆还能代替意识。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回过一次老家乡云南,就是那个时候才有了玉米糊的记忆,每次看到玉米糊的字眼,就总会想起云南的老太太和她的玉米糊。老太太是慈祥的,那时我还小,她总能熟练地做出一些小吃来就好比玉米糊。老太太说:她的玉米糊用一般玉米糊用一般的玉米儿是做不成的,得用一种磨出的玉米汁可以做成糊状的玉米。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种玉米在广西可不可以买得到,很是怀念它的味道。
         老太太坐在门槛前的土台阶上,卷起傣族老人黑色的筒裙,挽起宽大的白色袖子,头上依然还带着一顶小筒帽,正吃力得摸着玉米,一根根玉米逐渐被磨得只剩下芯,我呢,在一旁乐趣呢。记忆真的很模糊,使劲苦恼地想也只是隐约勾勒出了这个画面。
         超市里买来的玉米糊,我早就迫不及待想尝试了,可真是失望,我没能找回属于家乡的味道。
         回想起,白瓷碗里黄澄澄,光滑的玉米糊,然人看上去禁不住地砸吧嘴儿。吃上去好些都没有糊的感觉,很细腻,味道淳厚。随着时间变迁,舌尖上老太太给我做的玉米糊的味道在一点点慢慢散去,味蕾细胞渐渐地不在承认这些记忆。近一次回去是在三年前,真的很还念那里的亲人,太太和祖祖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想回到熟悉的云南。怀念当时总是吃不完的一大碗过桥米线,腌牛肉烤出来的辣味牛肉干巴,想着赶集市是吃的辣死人的馄饨儿,哈哈,很多云南菜都说不出来了,云南话也说地越来越不标准了。最喜欢云南大片大片绿油油的麦田,龙洞前的水池,是夏天的凉爽。也是温暖的回忆。一切我都还记得,还记得,连外公卖的那五毛钱都不到的珍珠奶茶成本做出来的饮料我都还记得呢哈。老姑婆还在坚持买水果吧,那时我也总是早早地赶去帮忙呢。
         总有一种味道,是永远不能释怀的,是家乡的味道。浓厚的亲情,是可爱的云南傣族人们的热情。                                                                                                                                                                                                                                                                                                                                                                                  6月16日